• <b id="rnuf0"><form id="rnuf0"><label id="rnuf0"></label></form></b><b id="rnuf0"><form id="rnuf0"></form></b>

    <rp id="rnuf0"><nav id="rnuf0"></nav></rp>
    <cite id="rnuf0"><form id="rnuf0"></form></cite>

  • <cite id="rnuf0"><form id="rnuf0"></form></cite>

    1. <rt id="rnuf0"><meter id="rnuf0"><strike id="rnuf0"></strike></meter></rt>
      <rp id="rnuf0"><menuitem id="rnuf0"><option id="rnuf0"></option></menuitem></rp>

      <tt id="rnuf0"><noscript id="rnuf0"><label id="rnuf0"></label></noscript></tt>

    2. <cite id="rnuf0"></cite>
      首頁
      位置:首頁 / 古詩句

      羅奕佐閑聊《和陸明府贈將軍重出塞》陳子昂唐詩

      作者:   時間:2020年08月12日 14:08:23   欄目:古詩句

      羅奕佐閑聊《和陸明府贈將軍重出塞》陳子昂唐詩

      《和陸明府贈將軍重出塞》是唐代詩人陳子昂的作品。此詩為送別唱和之作,贊頌了一位滿腹韜略的戍邊將軍的勇武,鼓勵他抵御突厥,安邊立功。

      和陸明府贈將軍重出塞

      忽聞天上將,關塞重橫行。

      始返樓蘭國,還向朔方城。

      黃金裝戰馬,白羽集神兵。

      星月開天陣,山川列地營。

      晚風吹畫角,春色耀飛旌。

      寧知班定遠,猶是一書生。

      【注釋】

      ⑴陸明府:姓陸的縣令,其人未詳。唐代稱縣令為明府。將軍:其人未詳。

      ⑵天上將:形容將領用兵神奇。語出《漢書·周亞夫傳》:“將軍從天而下。”

      ⑶橫行:比喻所向無敵。

      ⑷樓蘭國:漢代西域的一個國家,故址在今新疆羅布泊西若羌縣一帶,后改名鄯善。

      ⑸還(xuán):迅速。朔方:漢武帝時置郡,故址在今內蒙古杭錦旗西北。

      ⑹白羽:指白旄,一作用白旄牛尾裝飾竿頂的旗。

      ⑺“星月”二句:贊美這位將軍精通兵法,能夠根據天象以及地形布置陣營。

      ⑻畫角:古代軍中號角。

      ⑼飛旌:即飄揚的軍旗。

      ⑽班定遠:東漢班超,本是書生,明帝時投筆從戎,出使西域,留滯三十一年,使西域五十多國歸屬漢朝,以功封定遠侯。《后漢書》有傳。

      【白話譯文】

      忽聽得天上降下將軍,在邊塞再次縱橫馳騁。

      剛剛從樓蘭之國歸來,馬上又奔向朔方邊城

      戰馬披掛上黃金鎧甲,白羽旗下召集了神兵。

      按星月分布擺開天陣,據山川形勢排列地營。

      晚風吹來軍中的號角,春光耀眼軍旗在飛動。

      哪里知道定遠侯班超,他原來還是一介書生。

      【賞析】

      由詩題可知,這是一首唱和之作。有位將軍再度出塞,姓陸的縣令寫詩贈別,詩人遵循該詩原韻,運用描寫、想象、夸張等多種藝術手段,熱烈頌揚了將軍的愛國精神。

      詩人一落筆就以“忽聞”兩字表達了意想不到的驚嘆,同時,又用“天上將”盛贊了將軍的神武智勇。為下文寫他再次馳騁疆場的壯舉作了鋪墊。三、四句,緊承第二句,以“始返”與“還向”相呼應,簡潔流暢地表現了將軍的西征北戰,奔馳不息。他剛從遙遠的“樓蘭國”返回,現在又要奔赴數千里之外的“朔方城”。但是為了安邦御敵,這個以赫赫戰功贏得天將之稱的將軍急國家之所急,不貪圖安逸享樂,品德非常高尚。

      “黃金裝戰馬”以下六句,是設想將軍再度出塞后的戰斗生活,詩中沒有表現軍旅的艱辛,也沒有渲染戰斗的激烈悲壯,而是突出表現了將軍的指揮才能,刻劃了一個威儀堂堂、諳熟六韜,足智多謀、善于用兵的統帥形象。他騎著黃金裝飾的戰馬,揮動系有白旄牛尾的令旗,調集威武神勇的士兵,排列成像星空一樣壯觀神秘的軍陣,又借山川之便巧妙地安置了營寨。接著,詩人又以“晚風吹畫角,春色耀飛旌”暗示征戰的必勝。嘹亮的號角聲和軍旗上閃耀的春色透露,全軍士氣十分高昂,大捷在望。將軍的神武,也借這兩句氛圍描寫得到了渲染烘托。在這六句中,詩人分別使用了“裝”、“集”、“開”、“列”、“吹”、“耀”六個動詞,把戰馬、令旗、神兵、星月、山川、畫角、軍旗、晚風、春色交織在一起,生動地再現了英勇雄壯、聲勢震天的軍陣場景,大大增強了全詩的形象性和藝術感染力。

      末二句:“寧知班定遠,猶是一書生”,借東漢班超投筆從戎,平寇立功,封定遠侯的事例,肯定書生出身的將軍定會建立名垂青史的功業。詩人先用反詰詞“寧知”領起,于后又以“猶是釋疑”,避免了平鋪直敘,表達了對將軍的殷切期望。

      此詩氣勢激昂雄健,體現出一種蒸蒸日上的初唐氣象。詩中多處用典,或暗或明,羚羊掛角,縱橫開闔,語出自然,渾然一體,實為大家手筆。宋人陳振孫《直齋書錄解題》中稱陳子昂“實是首起八代之衰者”,由此詩觀之,此言并不為過。

      羅奕佐簡介 人物資料

      羅奕佐,字幼良。番禺人。明神宗萬歷三十七年(一六〇九)舉人。事見清道光《廣東通志》卷七五。

      關于本文
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2020国自产拍精品AV